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广东日记|如果不了解这个村子的变迁,你可能就不算真正了解深圳

广东日记|如果不了解这个村子的变迁,你可能就不算真正了解深圳

    2019-11-20 10:46:35发布 浏览3997次

位于深圳莲花山脚下的深圳改革开放展览馆是许多人快速了解深圳历史变迁的窗口。

在“春江崛起——广东改革开放40周年展览会”现场,一张数百人的老照片经常引起游客的注意。

这张照片是1997年在深圳龙岗区南岭村拍摄的。在红白相间的村庄广场大楼下,村民们穿着鲜艳的衣服,脸上带着微笑。当时,它刚刚被评为“全国精神文明创建活动示范点”。

如果说深圳在世界工业化、城市化和现代化的历史上创造了奇迹,那么,作为深圳600多个社区的一员,南岭村的发展史可以说是改革开放浪潮中深圳农村巨大变化的缩影。

40多年前,南岭村被称为“鸭粪围场”,因为它又穷又脏。南岭村只有100多户人家。村民的平均年收入不到100元。它的生产依赖于贷款,它的食物依赖于销售。这是一个远近闻名的贫穷村庄。当时南岭村第一生产队队长张伟基回忆道,“当时连粥都很难喝。这个村庄依靠贷款,去别的地方买红薯来填饱肚子。衣服都补好了。”

南岭村的穷人抓住改革开放的机遇,改写自己的命运。从实行“分田到户”到诞生第一批内联企业,再到大力推行“三比一补贴”。20世纪90年代,这里建立了20多家工厂,生产电子、电器、五金、皮革、玩具、绢花等10多种产品,出口到香港、东南亚和欧美市场。大多数村民在工厂工作,实现了农业经济向工业经济的第一次转变。

村民们也过着富裕的生活。“以前,这家人住在10多平方米的平房里。20世纪90年代初,他们住在一栋两层的小别墅里。”南岭村的村民李文静说。

据《南方日报》1991年10月15日《乡村中的城市》(Cities in Villages)一篇文章报道,南岭村致富后,还拥有水电,修建医院、学校、邮局和农贸市场,兴办文化事业,改善投资环境。村里的孩子免费上学,各种娱乐活动极其丰富。

“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深圳的农村集体经济非常活跃。可以说,“三个代表”和“一个补充”就是通过他们发展起来的,他们还承担了一些公共服务职能深圳大学中国经济特区研究中心副主任袁一鸣认为,深圳农村集体经济在推动深圳从农业向工业化快速转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在深圳市的统一安排下,农村城镇化于2004年开始推进,村庄转变为社区。南岭村成立了社区股份合作公司。“南岭村和深圳的许多社区一样,是通过传统的‘租赁经济’发展起来的,但这是不可持续的,必须改变。”2001年,拥有华南理工大学管理学硕士学位的张玉标从父亲张伟基手中接过指挥棒,成为南岭村的新“领袖”。他想做的是依靠社区土地和其他资源来培育“会下金蛋的母鸡”。

从20世纪90年代末到2000年左右,传统的“三来一补”产业受到新兴产业的冲击。此外,国家和深圳的发展战略进行了调整,深圳的社区经济面临转型。

升级老工业区,设立五星级酒店,进入商业文化产业。进入21世纪后,南岭村进行了许多探索,实现了从工业经济向全面发展的第二次转型升级。数据显示,2017年南岭村社区集体经济收入为3亿元,村民平均年息为15万元。

新时期社区经济如何与特区经济产生共鸣?

“从过去的农业和住宅种植,我们现在需要种植高科技企业和培养集体经济组织成为一个现代和多样化的产业集团。”张玉标说。

建设科技园,引进科技创新企业;设立深圳首个社区集体经济产业投资基金,并成立专业团队投资新一轮产业转型方向,如人工智能、5g应用、生命健康、新能源...南岭村正在沿着改造的道路奔跑。

尽管道路崎岖不平,张玉标坚信目标和方向是正确的。“我有信心在三年内,随着村民们敲响上市的钟声,我能够实现这一目标。我也希望为深圳的社区经济转型找到一条出路。”

目前,深圳社区经济转型的探索仍在继续。期待其近期的变化更好地帮助深圳的高质量经济发展。

几项关键行动

文|丁建庭

深圳南岭村曾经贫穷、落后、破旧,现在繁荣得令人难以置信。这不仅是由于改革开放政策和独特的区位优势,也是由于“重点少数民族”的关键行动。

俗话说,“鹅飞得高,鹅领先。”改革开放以来,南岭村抓住了时代机遇,敢于尝试,敢于率先,努力快速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从“分田到户”到“洗脚到田”、“内外联动”,再到“种房”、“种植高科技企业”。其中,村党支部充分发挥了战场作用,村党支部书记充分发挥了带路先行的作用。

为了充分发挥“关键少数群体”的作用,有必要有一个长远的眼光和对公众的奉献精神,忘记私人。如果村党支部书记只想先为自己谋福利,那么就不可能赢得人心,说服人民,实现共同富裕。试想一下,在20世纪80年代初,南岭村获得43万元的征地国家补偿后,当时能从中受益最大的党支部书记张伟基没有做出任何公开表态,没有带头向集体分配补偿,也没有带领村民走上集体富裕的道路,也许南岭村就不会有后续的繁荣,至少会拖延很长时间。

为了充分发挥头雁效应,“关键少数”必须审时度势,具有不避重就轻的进取精神。如果我们遵循过去的“经商”经验模式,南岭村的生活在短期内不会很糟糕。然而,在国家大力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的背景下,迟早很难继续成为落后产能的“地主”。正如南岭村社区党委现任书记张玉标所说:“我不在乎我是不是秘书。最重要的是带领村民们建设一个更好的新南岭。”“关键少数群体”必须有责任承担他们的工作。

发展永无止境,斗争永无止境。

今天,深圳正在全力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区。无论是南岭村还是整个深圳市,“重点少数民族”更有必要采取重点行动。

[总体规划]陈峰、罗严俊、曹思、郑佳欣

[剧本/声音]孙颖

[写作]孙刘英岳雅戴晓晓

[照片]朱洪波和罗郝斌

[照片]朱洪波、谢浩燃烧(部分资料由南岭村提供)

[制作]王良觉、何志浩、陈明基、黄韦泽、刘紫葵、张锡禄


秒速时时彩 河北快三投注 黄金城

   上一篇:西藏信托注册资本变更为30亿 年内七家信托公司增资
   下一篇:金融服务民生 体现大行担当

© Copyright 2018-2019 last1m.com 椽子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