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细微之处还原历史

细微之处还原历史

    2019-11-02 16:29:22发布 浏览2817次

作者:刘奈

当我们谈论历史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是竞争数据的堆积,还是分析和意见的水平?历史往往因年龄而模糊,档案文件因自然和人为灾难而丢失,让研究人员与真相保持距离。许多“大人物”倾向于对皇帝和将军进行宏大的描述,但是日常生活中的小事却不能被考虑进去。难以与宏伟辉煌的背景直接联系的信息甚至被搁置。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从看似不重要的材料开始投射时代的重要命题。

文学与历史研究者蔡登山(Cai登山)写了一本新书《善良与差距的终结——重新审视晚清人物》(以下简称“善良与差距的终结”),主要用书信、日记等个人书面记录重写晚清重要人物。作者搜索了大型图书馆,搜索了拍卖记录,拜访了许多收藏家,并在历史的空白中找到了许多资料。与官方历史相比,私人信件和日记可以更好地表达人物的真实感受,没有顾忌,没有阻碍,也不迎合角色和意义。这些材料能更好地反映当时人们之间的交流,解决一些历史难题。

在本书的第一篇文章《曾国藩为何杀李秀成》中,作者根据赵烈文的《能安静下来的日记》,研究了曾国藩和湘军对太平天国的态度。赵烈文与曾氏兄弟关系密切。他是李鸿章多年的部下。作为曾国荃的一名重要工作人员,他对军事和政治问题有很好的了解,并熟悉内幕。这个人诚实、客观、直截了当,没有禁忌。他记录了湘军一路征服太平军时对老百姓犯下的许多暴行。

作为已故太平天国的支柱,李秀成应该被派往北京等待清帝的倒台。曾国藩攻下李秀成后,也去法院请示。曾国藩本应等待朝廷的圣旨作出决定,但在与弟弟曾国荃商量后,他在李秀成写完自白后的一年被处死。李秀成被处决后,曾国藩也上法庭解释他为什么要杀李秀成,并在前一封信中请示王座。态度和内容都是矛盾的,内容也是牵强的。在南京或北京杀死李秀成有什么区别?它后面藏着什么吗?

作者在一些私人信件中发现,曾国藩在供认后已决定直接杀死李秀成。曾国藩深入调查李秀成的第二天,他在给儿子曾纪泽的信中说:“伪忠君曾经深入调查,打算在这里杀了他。”7月4日李秀成被杀的前两天,赵烈文的《幽居日记》中写道:“我晚上进去,与中堂和钟成长谈。据中央台报道,洪秀全在前七轮已经被处死,李秀成是第一个纠正这种情况的人。”曾国藩在七月四日杀死李秀成后,就已经起草了奏章。可以看出,他已经精心策划了杀害李秀成的计划。

曾国藩为了平息各种猜测,即他擅长杀害李秀成,删掉了李秀成的亲笔供词,抄录下来,送到安庆之子曾纪泽出版。这份报告也被称为“安庆本”。由于删除和修改并没有阻止漫长的人群,多达20个不同版本的“李秀成自述”相继出现。直到1962年,曾国藩的曾孙曾约农才出版了曾国藩的私人手稿,回答了近一个世纪的问题。

作者根据《李秀成自述》和《幽居日记》的资料对曾氏兄弟进行了分析。曾国藩迅速杀死李秀成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杀人和掩盖真相。根据能够和平生活的日记,太平军和湘军在南京被攻破后放火焚烧。十分之三的太平军放火焚烧了这座城市,而湘军放火焚烧了70%的宫殿房屋。此后,湘军在城里强奸妇女和抢劫儿童,挖掘坟墓和地窖,洗劫各种财物并杀害他们。曾国藩尽力在公开和私下的文件中向弟弟隐瞒这件事。他把湘军犯下的所有罪行都推给了李秀成,并在纪念册上写道:“伪忠君,传令一伙贼,同时放火烧了天王府和伪王宓。假宫火药云,烟焰城”。把公共和私人资料放在一起,赵烈文的日记确实给了曾氏兄弟一记耳光。如果这个李秀成被带到了首都,并解释了曾国荃和湘军在南京犯下的所有暴行,曾文伯兄弟以后会怎样混在一起呢?宫廷里的很多人都嫉妒,慈禧等着他们大惊小怪,削弱湘军。所以无论如何,李秀成不会住在北京。一本小小的日记,却为大历史解开层层谜团,接近历史真相。

书中的一些信件反映了阴谋和算计,而另一些反映了官场中人与人之间罕见的真爱。左唐宗和曾国藩彼此憎恨,因为年轻的国王逃到宫廷里去玩。加上沈葆桢的补充戏,当年的两个朋友联手给曾国藩一个沉重的打击。曾国藩因此厌恶左唐宗。由于他们性格上的摩擦,他们在官场上经常用刺耳的话来相加,互相忽略。但同治十一年二月曾国藩病逝南京后,左宗棠极为悲痛。在给他儿子的一封信中,他说:“了解人民的智慧并寻求对国家的忠诚不如傅园。如果一颗心像金子,如果一次攻击是错误的,如果一次攻击像石头,一个人就不会失去生命。”他还要求儿子在湖南表示哀悼。此后,他在生活和官场上多次帮助曾国藩的家人和后人。左唐宗一生都没有因为裙带关系而谋得工作。许多亲戚朋友去找他,希望找到一份工作,但他也拒绝了。然而,出于对曾国藩的好意,他始终关心曾国藩的子孙,并主动帮助照顾他们。

笔者从曾国藩的小女儿曾吉芬的《崇德老人80年风俗年表》和左唐宗对上海机械制造局局长李兴瑞来信的回复中看到,左唐宗在曾国藩去世多年后,仍尽力保管曾国藩女儿女婿聂钟芳的各种档案。曾国藩的儿子曾纪泽最初抱怨姐夫聂钟芳,并把这件事记在日记里。他认为他的纨绔太习惯了,除了娱乐什么都不擅长。他既不定性也不喜怒无常。简而言之,他对自己不太乐观。然而,在未来影印出版的《曾慧敏手写日记》中,并没有对聂钟芳的负面评价。然而,光绪七年首次出版的曾侯日记却被记录在案。有人认为这是因为后来曾纪泽也习惯了聂钟芳,聂钟芳也搞混了,开始为皇帝工作,所以留下这些记录并伤害这两个家庭是不好的。所以我重写了这篇文章。在这样的形势下,左唐宗在聂钟芳由纨绔子弟向国家栋梁的转变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左唐宗尽力照顾曾国藩的小女儿和家人。从侧面,我们可以看到左唐宗和曾国藩之间深厚的友谊。尽管他在法庭上针锋相对,但他仍在私人信件中透露了他对政治以外的真爱。

《情感与差距终结》一书中各种版本的材料的可信度也已得到仔细研究。有些人面对自己写日记,从真实的描述开始。有些人在别人面前写日记。他们认为这本日记迟早要给别人看,这不可避免地会导致一些伪装和隐瞒。经过研究和区分,作者用这些“私人历史”与伟大的历史联系起来,增添了历史的细节,充实了血肉。(《末世情怀与空白——再看晚清人物》)蔡珊珊,北京出版社(刘奈)


足球盘口

   上一篇:铜川举行纪念陕甘边革命根据地成立86周年“守初心、担使命,重
   下一篇:广安:以更加开放的姿态拥抱世界

© Copyright 2018-2019 last1m.com 椽子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